青砖青瓦青石板

点击次数:74  来源:琼海文史 第8辑 博鳌春秋  更新时间:2015-06-03

这场景好像定格了上千年。青砖房是风格统一的有龙脊飞檐的农家船形屋,有些年代的老房被房前房后一天天茂密起来的椰子树、槟榔树包围着,连颜色也相互影响,相互靠近。或许,就因为身旁的青山绿水,这里的人甘愿让自己的居所充当配角,不显山不露水,盼望能成为自然的一部分。

迎接我们的是村口那三棵浓郁蔽日的百年老树,树下照例挂着晃晃悠悠的吊床

顾不得正午的高温,来到慕名已久的南强村。迎接我们的竟是一份清凉与幽静,还有村口那棵浓荫蔽日的百年老树,一棵椰树,一棵海棠,还有一棵万年青,树下照例挂着晃晃悠悠的吊床。

沿刚刚开通的南博路往西.从博鳌镇到南强村仅有几分钟车程,这里也被纳入了博鳌水城总体规划范围。早在1993年,村里就已经开始征地,如今,村里很多人都在对岸沙坡岛上的高尔夫球场干工,每天只需穿行于连接小村与沙坡岛的一座几十米长的桥。

踏上了村里那条已经磨得有些发亮的青石板小路。一路是青砖青瓦的古朴民居,很多人家的大门随意敞开着,探头进去,偶尔会见到院落里躺着一条懒洋洋的狗。

这场景好像定格了上千年。青砖房是风格统一的有龙脊飞檐的农家船形屋,有些年代的老房被房前房后一天天茂密起来的椰子树、槟榔树包围着,连颜色也相互影响,相互靠近。或许,就因为身旁的青山绿水,这里的人甘愿让自己的居所充当配角,不显山不露水,盼望能成为自然的一部分。

只有屋顶外端的“飘头”显得有些花俏,那是建房大师傅最后表演的绝活,用青砖和石灰塑成一个有些似龙又有些似流云的图案。村里一个老伯却肯定说不是龙,但也说不清是什么,反正祖宗一直以来就是这么做的。而“飘头”是非常有讲究的,当地人往往一看屋顶的“飘头”,就知道下面的房子是做什么用的了。家里供祖宗的大房,“飘头”自然也是最隆重的,上面翘起九个角;其他住人的房子,“飘头”就只能翘八个或更少的角;而放东西的小房,光秃秃只有一个屋顶,因为这样的房是没有资格要“飘头”的。

偶尔跳出几幢贴着白瓷砖的“小洋楼”,与古旧的老宅比起来,总还是感觉浅显了许多

村里负责人莫泽海怕我们在“飘头”上深究下去,忍不住提醒了一句:别看青瓦房和青石板古旧,但村里的电线、电缆都是埋在青石板下面的,比很多城市还要现代。一看,村子上头果然没有横七竖八的电线、电缆交错而过,所有的现代设施都从地下很小心地接到了家里。南强村人在享受祖先留下的悠闲时,并没错过享受现代生活。

但偶尔跳出几幢像城里那样贴着白瓷砖的“小洋楼”,与古旧的老宅比起来,总还是感觉浅显了许多,甚至有一点艳俗的味道。

以为一直是青石板小路,一路仍是青砖青瓦,但突然问眼前却豁然开朗,不知不觉中已经走进了南强村的“大院落”。院落右侧是一个好几亩的水塘,水塘里芋头梗、各种各样的野草长得很是结实,还有几样开出了不知名的小白花和小黄花;不远处稻田和水塘里的浮萍连成了一张大大的绿毯,绿毯周围是高高大大的椰子树。

绿得如此雅致,如此有层次,难怪村里的几位阿婆带着孩子就睡在不远的吊床上。老莫兴冲冲地告诉我们,已经有投资商看中这个水塘了,打算开发成一个垂钓的地方。

村里的历史是写在院落左侧,由几个美丽传说组合而成的。两棵几乎要接到一起的双栖崛桃古树,村里老人说,是从印尼传来的,只有南强村才有。因为这是很久以前南强村贫穷但勤劳的小伙“崛”与印尼富小姐“桃”变成的,两个相爱的人生不能相守,死后就变成了大树永远守在一起。老莫指着树冠说:“‘崛’和‘桃’的枝叶就快接在一起了,他们这下可以天天在一起了。”善良的南强村人,一代又一代地盼望着,终于等到了崛和桃相拥的这一天。而桃的身旁,“女儿”也已经长得亭亭玉立。

也许,就连崛和桃旁边的那口有着300年历史的古井,也在暗自为它们高兴。

对面沙坡岛上挥杆的商界要人,在这些普通村民的眼里,大概也不过是眼前一道风景罢了

正打算返回,老莫急了,说最好的你们还都没看到呢!一个仅有202人的小村,已经看得我们非常满足了,还会有什么?

老奠没有骗我们。在登完138级台阶的南强岭,又上完窄窄的二层楼梯,我们的喘气声变成了惊叹声。万泉河人海口的神奇,在这里得到了充分展示:东面,仙女抛下玉带滩;北面,登高极目的龙潭岭;西面,万泉河不紧不慢地穿行;南面,禾田掀起一波又一波的绿浪。老莫说,闲来无事,村里人喜欢在这里坐一坐,吹吹风。

这是怎样的一种生活,就连对面沙坡岛上挥杆的商界要人,在这些普通村民的眼里,那时大概也不过是眼前的一道风景罢了。

我们登上的这个小亭叫“观鳌亭”,10多米高,是拆了木头岗哨后,前年才建成的。心里于是有些忌妒从前在这里站岗的哨兵们,每天看着这样美的风景,会不会舍不得换岗呢?要不是担心耽搁老莫的时间,我们一行人当场就想在这里来个“博鳌论剑”了。

离开南强村,已是中午一点多,回城太远,但距下午的采访还有一段时间。四个人索性把车开到海边,在几棵椰子树下停了下来。关掉空调,打开车窗车门,带着点咸味的海风马上迎了上来,凉凉的。打开车上的音响,我们在音乐声中开始“午睡”。

但心里总惦着,南强村口那棵百年老椰下,晃晃悠悠的吊床……

游客(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)(请文明发表您的评论)
共有评论 0